欢迎访问三七文学
当前位置:三七文学 > 历史 > 红楼之挽天倾 > 第六百八十章秦可卿:不然除了薛妹妹,谁还给我说这些?

红楼之挽天倾 第六百八十章秦可卿:不然除了薛妹妹,谁还给我说这些?(1/2)

章节列表
推荐阅读: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 深空彼岸 关于邻家的天使大人不知不觉把我惯成了废人这档子事 轮回乐园 都市狂枭 铁狱迷情 转生王女与天才千金的魔法革命 正义的使命 想要成为影之实力者 
    

    飞速中文. 中文域名一键直达

    宁国府

    后院灯火通明,人影憧憧。

    贾珩与秦可卿用罢晚饭,品茗叙话,轻笑了下,说道:“这是谁做的饭菜?挺可口的,既有鲁豫之地的菜肴,还有不少淮扬菜,菜肴繁多。”

    因为之前在淮安府没少待着,对淮扬口味的菜肴倒不陌生。

    “原是西府那边儿的,凤嫂子这段时间过来住,就将人带了来,现在在府上后厨做菜。”秦可卿放下手中茶盅,轻笑说道。

    贾珩凝了凝眉,许是因为甄晴暗害的事儿,隐隐觉得不对劲,笑了笑,问道:“那西府那边儿,又换新厨娘了?”

    这等来历不明的人,没有多久就到府上做菜,需得查察一番才是,尤其是后厨更为紧要。

    事实上,普通武勋之家不可能餐餐以银针试毒,况且有些毒,银针还验不了,而生活不是影视剧,没有某件事为导火索,普通人更不可能每天都神经兮兮,草木皆兵。

    贾珩起了疑心,也是因为甄晴一事。

    秦可卿眉眼柔婉如水,解释道:“夫君忘了?当初四妹妹的丫鬟在西府厨房里,与柳家的冲突的事儿?她们家原为家生子,后来被打发到去洗衣服的杂活,大约有半年,托着人求到我的门下,说不了不少好话,保证下次不再犯了,凤嫂子见她可怜,这才打发到西府后厨做饭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惩大戒,既是已经知道自身错漏,那下次不再犯就是了,让她们回去也可。”贾珩点了点头,也没有再抓着不放。

    当初因为惜春受着荣国府那边厨娘怠慢的事儿,就趁机将惜春接了过来,而后凤姐惩治了厨房的厨娘,敲打过了,也就没必要断人活路,又不是十恶不赦的罪过。

    几个人说着话,不久才渐渐散去。

    贾珩与秦可卿回到厢房中,两口子坐在床榻上坐着洗脚。

    秦可卿将螓首靠在贾珩怀里,忽而开口道:“夫君,那个兼祧的事儿,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贾珩怔怔,心头咯噔一下,就连铜盆中的温水都是哗啦之声响起,回眸问道:“这是薛妹妹和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对呀,不然除了薛妹妹,谁还给我说这些?”秦可卿宛如牡丹花芯的脸蛋儿上,似笑非笑,柔声说道:“如薛妹妹不和我说,只怕我就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?”

    正如苦主总是最后一个知道自己被绿。

    贾珩:“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可卿与宝钗两个人,已经有搞团团伙伙的架势,后宫拉帮结派,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贾珩握住秦可卿的纤纤柔荑,轻声说道:“是宫里的意思,澹这两天正准备和你说,那天与薛妹妹提及,也是话赶话赶巧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声音也有几分细弱,这种事向来不好辩解。

    秦可卿晶莹美眸闪了闪,问道:“夫君,那薛妹妹怎么办?”

    有些想问,那位晋阳长公主又是怎么办?

    其实,心底已有几分猜测,让小郡主嫁过来,多半是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。

    三姐房里那些如《宫廷秘史》之类的话本,上面记载的事儿,也大概是差不离儿。

    贾珩面色顿了顿,低声说道:“我原也不知道,圣上竟有此意,如是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如是知道,或许可以兼祧给宝钗,但现在是不成了,摘桃子不仅对不住晋阳,还对不住婵月,先前汗真没少擦。

    秦可卿将螓首靠在贾珩怀里,艳丽玉容上明媚动人,低声道:“夫君,薛妹妹和我说过,她其实也不是在意那些。”

    现在薛妹妹不再成为威胁,而是外面两位宗室贵女。

    贾珩伸手搂过秦可卿的肩头,默然片刻,低声道:“可卿,委屈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秦可卿感知到少年语气中的歉疚,抿了抿粉唇,轻声说道:“夫君也……也不要太自责了。”

    她并非不能容人的妒妇,男人三妻四妾原是正常中事,再说,过门一年了,她肚子也不争气,承沐雨霖,却不见开花结果。

    贾珩也不想继续这个死亡话题,看向自家妻子那张国色天香的脸蛋儿,轻轻拉过秦可卿的手,温声说道:“可卿,咱们早点儿歇着吧,明天还要去岳丈家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探手入怀,堆起雪人。

    秦可卿那张明艳如牡丹花芯的脸颊泛起玫红红晕,轻轻拨着贾珩的手,颤声道:“夫君别闹,宝珠和瑞珠她们还在呢。”

    不远的宝珠与瑞珠脸颊彤红,低下头,给两人擦着脚。

    然后帮着放下帷幔,去了裙裳,酥软如雪的脸颊滚烫如火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点儿累了,你自己来。”贾珩忙活一通,附耳在丽人的耳畔低声说着。

    秦可卿虽没有应,但仍是自己忙碌起来,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了,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低垂,月华如霜,城西一座段氏宅院,泰半笼罩在夜色中,而书房之中,灯火如豆,高几上的烛火跳动火焰,一个蓝色方巾的儒衫青年,手中看着几张笺纸,阅览其上文字,胡乱团成一团,冷漠目光中倒映着随着夏风摇曳的烛火。

    “少爷,小姐过来了。”这时,一个仆人进来禀道。

    前赵王之子陈渊将手中的笺纸放下,抬眸看向外间进来的头戴斗笠的女子,正是周王之女陈潇。

    陈渊眉头紧皱,打量着对面的斗笠女子,沉声问道:“半年时间了,可查出了什么名堂?”

    陈潇摘下头上的斗笠,橘黄灯火映照下,见着一张秀美英气的脸蛋儿,低声说道:“大致确定了范围,基本可以断定,就在贾府之中,但我还说不了是谁。”

    其实,心头有了怀疑对象,但还有年龄的问题,说不大通。

    “谁?那个衔玉而生的?”陈渊低声说着,心涌起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如是真的寻出什么太子遗嗣来,需得寻机会暗中除掉才是,一个因皇室丑闻而生之子,岂能以之号令天下,服膺人心?

    陈潇凝了凝眉,低声道:“我还在查。”

    陈渊目光幽晦几分,沉声道:“查?已经查半年了,仍未确定其人,好好的中原局势全被你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陈潇英秀双眉下,目光清冽,道:“事到如今,你难道还没有看出来?高岳被开封城破冲昏了头,想要一股作气截断关中与天下的通道,但京营平叛之速几如雷霆,纵是齐鲁、巴蜀两地响应起事,也会被朝廷先后弹压,根本就掀不起大的风浪。”

    陈渊脸色阴沉如铁,目光翻涌起杀机。

    他如何不知?恨就恨在,这贾珩太过厉害,是断不能留了。

    说着,落座在梨花木椅子上,端起茶盅抿了一口,心头仍有些烦躁,思量再三,低声道:“有桩事,需得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陈潇凝了凝眸,诧异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是在宁国府做厨娘?将这个给那贾珩下着。”陈渊面上煞气隐隐,压低了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正如贾珩所担忧的,随着他位高权重,不怀好意的人不能明着加害,但暗中却开始使出一些鬼祟手段,甄晴那种还仅仅是威胁,而其他人就有可能要命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陈潇凝了凝清眸,拿过药瓶,不施粉黛的清丽脸颊上了然,目中闪过一抹厌恶。

    对下毒之类的东西,这位周王之女一向最是反感不过。

    “能让那永宁伯无声无息间毒入骨髓,英年早逝的药物。”陈渊神色幽幽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陈潇眸光冷闪,将手中的药瓶扔到一旁,道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经过她这段日子的调查,发现贾珩母亲的身份,当年竟为内侍省尚药局的一名女医官,后来因为牵连到宫里那桩丑闻而隐姓埋名,出宫谋生。

    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偷龙转风?

    但年龄偏偏对不上,而且还有那块儿石头上的字,也十分可疑,会不会是故布疑阵?这些都在两可之间。

    陈渊面色如铁,低声道:“那你就刺杀他,这人不能留了,如果再由其帮着那位,我们什么事儿也成不了!”

    “贾珩心思深沉,不好谋算。”陈潇柳叶细眉下的清眸,冷色涌动,清澈如冰雨落在玉盘的声音带着坚定。

    陈渊道:“这个贾珩先前在河南坏了我们多少的事儿?真不能再留着他了。”

    陈潇皱了皱眉,道:“那也不行,现在还不能动着他。”

    见少女执意不肯,陈渊面色现出一抹狐疑,旋即童孔剧缩,惊声说道:“你不会以为他……不对,年龄也对不上,据其辞爵表所言,与那位践祚同龄,按此而算,今年虚岁拢共也不过十六,这还差上一二岁才是。”

    这贾珩要是太子遗嗣,那现在掌握京营、锦衣府,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陈潇摇了摇头,道:“应该不是,但也保不齐,如果瞒小一两岁,十几年过去,谁也注意不到,不过事仍有可疑之处。”

    年龄这东西,除非大家子弟有人关注,穷人之家的孩子,从来是父母说几岁就是几岁。

    “那究竟是不是?”陈渊目光紧紧盯着少女,不放过任何一个神色变化。

    陈潇低声道:“不知道,如果是了,许不用天下大乱,血流成河。”

    陈渊闻言,心头一紧,面色阴冷,心头杀机涌现。

    他这些年东躲西藏,苦心孤诣,可不是为了给太子遗嗣做嫁衣的。

    陈潇秀眉蹙了蹙,低声道:“我再看看,你别乱来。”

    现在她还无法确定是不是贾珩,只知道静妃与太子偷偷生下的那个孩子,一早就让宫人送出去了,也没听说有什么信物和胎记,以便将来辨认什么的。

    倒是那块儿玉石上的字,“莫失莫忘,仙寿恒昌”,确是真真切切属于太子密友长春道人相赠于太子的祝寿之语,可为何在荣国府那位宝二爷的玉石上镌刻着?

    那玉石上的字,究竟是谁让贾王氏铭刻上去,自抬儿子身价的?恐怕这些谜团,除非拷问那贾王氏才能解开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生来衔玉的江湖术士之言,她是一个字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总之,你不能动他。”陈潇沉声道。

    陈渊抬眸之间,脸色阴沉,道:“那就任由他帮着那位?你可知道,他现在让锦衣在调查白莲教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不用担心,锦衣府不会查到什么。”陈潇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陈渊目光幽深几分,说道:“贾珩可以不理,但大后天是那老婆子的寿诞,晋阳公主会到宫里贺寿,你让安插宫里的人,想个法子,除去这对母女。”

    当年一个在太子身旁,一个在宫里,帮着那个那位通过坑蒙拐骗的手段,得到这个皇位。

    陈潇冷声道:“晋阳姑姑当年也是身不由己,也不能怪她,至于淑妃,更是与人为善,没有做过什么恶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她们假惺惺的装腔作势,与那位不过一丘之貉,如果不是她们一家子使着阴谋诡计陷害父王还有太子,会有现在的入主长乐?”陈渊低声说着,又盯着那少女,道:“周王叔当初何等了得?允文允武,贤名传之朝野内外,但都说他身子骨弱,子嗣艰难,后面查出是中了一种毒,究竟是谁在暗中加害,想来你也知道,后来,那位诓骗周王叔,说父王和太子造反,用江山社稷压着周王叔,没有二三年,周王叔就一命呜呼,这些你都忘了?”

    当年父王就是太实心眼,多作意气之争,不识阴谋诡计,才让雍王凭借着那些鬼祟手段成了势。

    陈潇拧了拧眉,一时无言,冷声说道:“皇宫守卫重重,一旦引来,势必引起宫中搜捕,你这般急躁,只是泄心头私愤,于大局无益-->>

章节列表
新书推荐:陆大佬的软萌影后 崩坏纪元 反派千金沦为庶民 此谎柔情,彼若蝶梦 星咏的魔法使 忍风战队破里剑者 每天都在升级打怪爆装备 这个△恋爱喜剧有获得幸福的义务 我是炼金术师。自重这种常识被我丢进垃圾桶了。 绝世医皇萧策叶雨欣 华娱,我的老婆我自己捧 龙魂战神